2020-06-05
却见主人右手一掌推出
次日早晨,拿云结束了幻境开辟的修炼。那萦尘还真有办法,在她的指导下,拿云竟然将纹身初步开辟成了自己的修炼幻境,不过,在自己背上的纹身中修炼可真不是一件好玩的事,因为修炼时,他必须通过本体将全身的真气灌注到元婴之中,让元婴在纹身的幻境中修炼,而肉身则要隐秘地保存好,否则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也能将拿云置于死地。睁开眼睛后,拿云想起心中已经制定好的计划,他的脸上坦然一笑,然后他双掌胡乱地推出,一道道凌厉的掌气将屋中那桌子花瓶震得粉碎,接着他运足真气,不顾一切地发出声声的嘶吼,俨然是一副走火入魔的样子。萦尘在庭院中浇花,听到拿云屋中传出的异响,慌忙放下手中的水壶,冲进了屋里。此时的拿云披头散发,双目赤红,上身的衣服已被他撕裂,露出了背上的纹身。他一见到萦尘,竟像看见仇人一般,又是乱掌推出,掌气划破空气,呼啸着朝萦尘袭来。萦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来不及多想,五彩金蚕绫在手中一甩,如金蛇狂舞,瞬间接住了拿云凌厉的掌气,接着她大声地娇喝道:“小云,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连我也要打?”可拿云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样,蓦地在手中祭起断水剑,清冷的剑光如流水般在剑身上游走。萦尘正想再问,可她已经看到拿云的背后凭空飞起一条巨龙,但是这房间哪容得下如此大的一条巨龙,就在巨龙出现的那一刹那,红瓦白墙的屋子已经被巨龙庞大的身躯震得爆裂。萦尘心念一动,随手向拿云掷出两道解除疯魔的静心符,然后化作一道紫光遁出庭院之中。拿云运起九识真如护体神功,两道静心符未欺尽他的身体,已然化为灰烬。他手持断水剑,跃出房外。出出本来还在庭院中的小松树上闭目养神,树下银河神驹也在安然而睡。听到有斗法声,它们不约而同地睁开眼睛,却看见主人和萦尘在庭院中对峙着,整个庭院中弥漫着斗法前的肃杀。看到主人这副模样,出出从松树一跃而下,想奔到拿云身旁,不料它刚跳至半空中,却见主人右手一掌推出,一股强大的气流将它生生拍得向后摔去,幸好出出毕竟是幻兽,虽然中了主人一掌,不仅毫发无伤,而且用尾巴迅速地绕住树枝,不致于从空中掉落。它在树上立定,却看到了主人朝它瞥了一眼,那目光中却不是愤怒,而是平静。萦尘见拿云像疯了似地,不仅不认得自己,而且连他从人界带上来的幻兽都不认得了,心里不惊反喜,她迅速地在心中做出判断:拿云肯定是走火入魔了,莫非她和醉浪仙用的种种手段真的使拿云心魔大发,已经不能自已?拿云看了一眼出出之后,转过头来望着萦尘,目光却变得冷漠而且凶残,仿佛一只要吃人的野兽。青龙在他头顶的上空盘旋着,那磷片已然变成半青半黑。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拿云在手中祭起断水剑,扬手一挥,盘旋的青龙大吼一声,随着凌厉的剑气攻向萦尘。萦尘见这一回合拿云已经使出八成的真气,加上凶狠的青龙,如果自己再不使出杀手锏,万万抵挡不住。于是,她将手中的金蚕绫一抖,手中已经多出一把薄薄的长剑,凌空刷刷地劈砍了几下,只见那不知名的长剑幻化出几十道的剑气不仅将断水剑的剑气封住,而且让青龙无法逼近,身上的磷片纷纷掉落。拿云见萦尘手中这长剑神力实在太大,脑中电光一闪:以魔攻魔,随即他掏出怀中的魔诅幻咒,狞笑道:“让你这小骚娘们尝尝这魔界法宝的厉害。”说完,他将魔诅幻戒在掌中祭起,一道黑烟袅袅升起,瞬间幻化成一个巨大的丑陋魔人。萦尘心里暗道一声来得正好,在那魔人如凶神恶煞般朝她扑来时,她口中念念有词,那魔人听到萦尘口中的咒语猛地掉转头,朝着拿云喷出一口黑烟。拿云见魔人朝自己口喷黑烟,已经暗中将真元圣戒含在口中,然后他大喊一声,装作昏倒在地。萦尘见拿云被魔诅幻戒所反噬倒在地上,不由得笑出声来,她正想上前察看,忽然眼前一团白色的小身影袭来,她闪身一避,可是已经感到有几个尖锐的东西划过自己的脸庞,火辣辣地感觉极其疼痛,随手一摸,脸上竟然流出血来,她不由得火冒三丈,一挥手,金蚕绫已经挥向那白色的小身影,接着她听到哎哟一声,那团白色的身影已经掉落在地上,果然是出出。出出嘴角流出血来,它顾不上擦掉嘴边的血,只是摸了摸被摔疼了的屁股,随即叫道:“你这魔女,为何伤害我的主人!”萦尘哼了一声,道:“魔女?”说着,她的口中又吐出一连串的咒语,那站立一旁的魔人朝着出出喷出一股黑色的烟雾,可是,说时迟,那时快,那股黑烟却在出出的面前冻住了,接着萦尘听到银河神驹大吼一声,朝着她吐出一团冰冷的寒气。她右手一弹,三颗魔眼磷火在空中碰撞,随即形成一团火焰将那那团寒气转瞬化为轻烟,但是她似乎对这头坐骑似乎特别仇恨,嘴里冷笑道:“梦傲天的奴才,你有多少的本事我还能不知道?今日我就替我的姐姐收拾收拾你!”银河神驹见状,闷闷地吼了几声,向前扬起身来,两只前蹄重重地地落到地上, 安徽十一选五只听砰砰两声巨响, 安徽11选5投注技巧先修界上等青砖铺成的地面已经裂开几条大缝出来, 安徽11选5走势图并且一直延伸到萦尘的脚下。萦尘见银驹使出这招“裂地吼”, 安徽11选5彩票网身形一顿,双脚踏着金蚕绫浮在了半空,随即永留剑一挥,无数道旋转的剑气将银驹紧紧地笼罩起来,剑气消失时,那神驹原本漂亮的皮毛,已经被永留剑的剑气削得丑陋不堪。神驹气得浑身发抖,它往后一退,打算做出最后一扑,可是萦尘看看已经昏倒在地的拿云,已经不想再与这两只神兽有过多的纠缠,她右指往拿云和两只神兽的身上一点,指尖处柔柔地抖出一张黑得发亮的光流之网,一下了将他们罩住了,接着她从怀中掏出一只精致小巧的黑色瓶子将她们迅速地收了进去,她望着手中的瓶子大声地娇笑道:“本来我还担心父亲无法实现他的弑仙计划,但是现在看来天助我也,化光大法和魔诅幻戒终于让你无法抵挡住魔气的侵袭,我要将你带给父亲,让他彻底将你改造成弑仙盟的盟主!”拿云假装昏倒后,一直偷偷地睁开眼看萦尘与出出还有小银斗法,但是看到出出与小银被萦尘羞辱时,他心里感到无比的内疚,因为他昨日有交待过它们:万一今日发生什么事情,千万要忍住,不要逞强,这下不仅害得它们被羞辱,而且还得跟他被困在这个该死的黑瓶子中。拿云不知晓萦尘所使出的这个法宝是邪罗魔神所炼化的“伏仙瓶”,是专门用来收伏仙界的初级神仙和神兽的,他只觉得这光流之网还有黑瓶子外表看起来不大,但是里面的空间倒是很大,眼前一片漆黑,周围很是清冷,但是伸出手去还是摸不到边。他将含在口中的真元圣戒放回怀中,在黑暗中唤了声:“出出!”,然后慢慢地向前迈出了一步。出出和神驹被收入黑瓶子时挨得比较紧,因而进入瓶中时刚好也撞倒在一起。它们听到拿云的喊声,出出兴奋地道:“主人,主人,我在这里!”说着,它也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来在黑暗中摸索着,过了一会儿,终于碰到了拿云的手,拿云紧握出出的手,问道:“你们没事吧?”出出道:“主人,我们没事!可是这里黑乎乎,冷冰冰的,到底是在哪儿啊?”拿云苦笑了一声:“看来我们是被一个厉害的法宝给困住了,不过你们不用怕,我想萦尘她不敢将我们怎么样的。”说着他的语气沉重起来,因为方才萦尘与他们交手时所使用的竟然都是一些魔界势力的法术,一招一式都透露着恶魔的气息,看来他与蓝姨的猜测没错,萦尘确实是魔界中人,而且与邪罗魔神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可是她将自己收入瓶中到底是要干什么?就在拿云在“伏仙瓶”中胡思乱想之时,萦尘已经来到了醉浪仙的对影庐中。一见到醉浪仙坐在亭中喝酒,萦尘手指一挥,一道黑色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他正要放到嘴边的那个玉葫芦打翻在地。醉浪仙刚想骂娘,却看到萦尘面带愠色地看着他。他赶忙行礼道:“见过公主!”“你这狗奴才,我为了父亲的弑仙大业日思夜想,想着如何找到弑仙盟的盟主,想着找到后要如何将其魔化,改造成我们需要的那个人,可是你整日除了女人就是喝酒,新闻资讯你想气死我啊你!”萦尘生气地指着醉浪仙骂道。醉浪仙低着头,道:“公主息怒,浪仙哪敢惹公主生气,只是拿云那小子的体质实在是特殊,或许是因为他身上有那个龙极纹身的缘故,我们想了种种办法,也只能暂时将魔气植入他的体中,却无法马上将他的本身完全改造成魔身。不过,浪仙已经将辛辛苦苦所偷来的神戒尽数施计让他得到,而且据浪仙估计此时他身上已经身怀四戒,这样的话,只要他时时将四戒带在身旁,所产生的反噬力将会更快地催动魔诅幻戒中的魔气,让拿云早日走火入魔!”萦尘其实无心跟醉浪仙生气,她也不知怎么回事,原本她还担心拿云不会走火入魔,可这下他已经走火入魔并且已被她收入伏仙瓶中,她却在高兴之余又有点心浮气躁,因为她一想到拿云如果真的成为弑仙盟的盟主,那么她与拿云在龙极幻境中那种平静而又美妙的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想起来确实有点闷闷不乐。但是,她听到醉浪仙这样一说,又想起父亲的声声叮嘱以及姐姐的悲惨经历来,她暗自劝慰自己道:为了父亲的心愿,为了替姐姐北姬报仇,什么都不去管了!”醉浪仙不晓得四公主在生什么闷气,他露出一副奴才相,谄媚地问道:“公主,究竟是谁又惹您生气了,您告诉浪仙,我马上去找他算帐!”“算了算了,还是说正事吧。”她说着,从怀中掏出那个黑色的伏仙瓶在醉浪仙的眼前晃了晃,“我们盟主现在已被我收在伏仙瓶中,我看他今日的表现完全是走火入魔之状,父亲弑仙之梦看来实现已经为时不远了,因此,我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你迅速去找我父亲,请他用化魔神功将他完全魔化。”醉浪仙对萦尘的命令自然不敢违抗,道:“公主所吩咐之事,浪仙自然会尽力去做,但是天炼会再过几日就快到了,我怕如果赶不回来,会引起仙界的警惕……”“这个你不必担心,只要你能顺利地见我父亲,那化魔神功将拿云体内的真气完全转化为魔气也不过是两日的功夫,肯定赶得上天炼会,我还猜测以父亲的脾气,他可能等不到天舞会开始,或许会将时间提前在天炼会。”醉浪仙见萦尘这么有把握,也不再多说什么,反正他也希望弑仙行动能早日成功,如果成功的话,那么邪罗魔神对他许下的承诺也能够早日实现,他何乐而不为?在奔火大陆若焰镇的西北荒野之中有一处奇怪的洞窟,这洞窟常年累月喷射着炽热的火焰,形成了若焰镇很奇怪的一个景观,居住在若焰镇的人们都称它为“无名火窟”。但是,由于这个洞窟地处偏僻,并且洞窟除三百里之内皆奇热无比之外,并无特殊的用途,因而时间一久,除了喝茶聊天之时偶尔会提出它之外,人们几乎就把这个洞窟给遗忘了。而这日醉浪仙用传送阵将自己送到奔火大陆之后,他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若焰镇,并且直奔无名火窟,他怀中揣着萦尘的伏仙瓶,御着长心剑,很快就到了火窟的洞口。要是常人,谁也不敢靠火窟太近,那炽热之气足以将一个活生生的肉体在眨眼之间烤熟,但醉浪仙却对这炽热之气毫不畏惧,他御着长心剑直直地朝着洞窟冲了进去,那些火焰对他来说仿佛是正常的空气一般。进到洞窟,又继续御剑飞行了一会儿,炽热的火焰不见了,一个金碧辉煌的洞穴出现在醉浪仙眼前。他赶紧御剑而下,对着那洞穴正中央一张空着的大椅子抱剑低头。大椅子的上空燃烧着一团黑色的球形火焰,仿佛已经在洞穴里燃烧了千年一般。“浪仙有要事向魔神禀报!”醉浪仙单腿而脆,对着那张空椅子毕恭毕敬地说道。这时一个尖锐的声音从那球形火焰中发了出来,这声音正是那日在荒野上叫拿云到奔火大陆去找王小摇的声音,但是整个洞穴之中除了这团火球之外,空无一人,仿佛洞穴之中藏着一个隐形之人。醉浪仙又恭敬地叫了一声“魔神”,接着把萦尘交待之事向隐形人报告了一遍,说完之后,他掏出怀中那个黑色的伏仙瓶双手捧着举过头顶。“呵呵,看来萦尘真是我的好女儿,本事就是强!比北姬还厉害啊!”这声音在空旷的洞穴之中回荡着,悬在大椅子上的火球也随着声音的抑扬顿挫而晃动不已,接着醉浪仙手上托着的伏仙瓶被一股无形的能量流“嗖”地一声吸进了火球之中。拿云本来端坐在伏仙瓶中闭目调息,但是猛然间发现瓶内的温度陡增,不一会儿就大汗淋漓。出出也忍不住地询问道:“主人,我真怀疑那魔女是不是将我们丢到了炼丹炉之中,要不然为何会热成这样,就像呆在火炉中一般。”拿云在黑暗中苦笑了一声,不知要如何回答出出,他也不知他们的处境究竟如何,他好几次放出灵识想溜出瓶外去一探究竟,无奈伏仙瓶不是普通的法宝,不仅空间密闭,而且还布置着一个奇怪的禁制阵,实在无法破阵而出。忽然,拿云感觉瓶塞被打开了,一股炽热的光芒从瓶口直射而入,他赶紧闭上双眼,假装昏厥。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从瓶口吸了出去,随即一个听起来很熟悉的尖锐声音传入他的耳中。“盟主,我们又见面了。”那个尖锐的声音阴险地笑着,“不过你不用怕,尽管睁开你的眼睛,我晓得你已经醒过来,再装也没有用了。”拿云睁开眼睛,装出一副惊恐无比的样子,一言不发朝着那声音发出来的方向望去,可目之所及却像上一次在荒野中那样看不到那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只看到自己身处一个圆形的火墙之中,四处都是燃烧的火焰。他心中暗道:好个邪罗魔神,总是这样装神弄鬼!但是,就在他心里正在活动的时候,他忽觉小腹被人用手指点中,接着丹田中有一股火热的真气向上行于脊柱内,然后迅速地上达咽喉,环绕口唇,他想喊出声来,却发现尽管嘴唇仍能张合,却说不出一个字。紧接着,拿云觉得体内那股奇特的真气逆行倒流,迅速地在阴维脉和阳维脉之间来回游走,时而阴冷如寒冰,时而炽热如炉火,直把他难受得脸上不断地抽搐。拿云不晓得为何自己体内的真气会出现这种异常的状况,但是直觉告诉他,邪罗魔神肯定在自己身上搞了什么鬼,而且看这真气的走向,与萦尘所教的化月光咒有六分的相似之处,只是萦尘在教他化月光咒时,他没有如此地难受。他假装用双手抱住脑袋,痛苦地低声叫着……醉浪仙此时正静静地站在悬着火球的大椅子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似乎越烧越亮的火球。为何邪罗魔神要在这火球中修炼他也搞不清楚,自从魔神被神秘之人解除封印之后,魔神就一直呆在这个火球里面。当听到拿云在火球里面的叫声时,他脸上不由得发出狂喜之色,按照他的经验来猜测,邪罗魔神此刻正用化魔神功在改造着拿云,看来邪罗魔神也是一个性急之人。过了一会儿,醉浪仙听到火球内的叫声越来越弱,而原本赤黄的火球渐渐地罩上一层阴郁的黑色。再过了一会儿,叫声消失了。他不知晓里面的情况到底怎样,对着那火球叫了声“魔神”,不料,他话音刚落,一个年轻的身影从火球之中蓦地闯了出来,手持一把明晃晃的长剑,落后便垂剑而立。这时,醉浪仙听到魔神长长地松了口气,火球在空中摇摇晃晃,接着尖锐的声音有气无力地传了出来,看来他已经消耗了大量的真气:“弑仙盟的盟主果然天生异质,老夫的化魔大法魔化了多少高级的修真者,却从未碰到像他这样棘手的人,还有他背上标记着弑仙盟盟主地位的这个龙极纹身,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不过,你和萦尘做得很好,已经在他体内植入三分之一的魔气,因而加上以老夫数万年的修为完成三分之二,我还是成功了,从今往后,这个戴着金色面具的少年就是我弑仙盟的盟主,我将指引他来率领我们魔界的精英,为夺得先修幻境起到最为关键性的作用!”醉浪仙见拿云看起来与未魔化前并无两样,心中还是有所怀疑,不料这时拿云突然开口道:“魔神在上,从今日起拿云就是弑仙盟的盟主,我将不负魔神的期望,誓与仙界为敌,早日占领先修幻境!”醉浪仙看到拿云竟然与先前判若两人,不由得暗自佩服魔神的力量,他恭维道:“魔神的化魔神功真是天下无敌,浪仙佩服之至,有了拿云盟主的加入,看来天人之舞盛会上,我们魔界必胜无疑!”“哈哈哈,看来无须等到天舞会了,明日你立即与盟主回先修界去,告诉萦尘天炼会我就会与你们会合,到时候里应外合,一举将整个先修界占领!”醉浪仙应声从命,对着拿云道:“盟主,我们先到若焰镇的客栈上休息一夜,明日即刻回先修界!”拿云点点头道:“好的。”说完,他心里想道:看来这次我还是蒙混过关了,幸好在关键时刻,我吸收了四堡神戒的奇异力量,犹其是天冥幻戒在关键时刻似乎产生了奇异的力量,否则我如何能抵挡过邪罗魔神的化魔大法?

  ATP官方社交媒体近日给出了一道选择题:纳达尔的最佳赛季是?选项分别是05、08、10、13、17、19。一晃十九年过去,西班牙名将已经从当初初出茅庐穿着海盗服的毛头小子成长为当今网坛名副其实的红土之王。我们借着这道选择题来回顾一下拉法职业生涯里几个最重要的年份,今天首先回顾的当然是初露光芒的05赛季。

原标题:金科文化深耕休闲游戏领域:《我的汤姆猫2》重磅来袭

,,黑龙江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