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5
天炼会的比试者将对方的法宝或神兵夺走
惊呼声还在耳畔回响,寒气已经袭来,拿云想都不想,瞬间运起九识真如神功护住身体。那寒气一碰到拿云用真气布下的护体圈,立即化做一道道冰锥纷纷掉在拿云面前的地上。他暗道一声:好险!此时,仇图已经从地上缓缓地站起,脸上的表情极为怪异,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那眉目之间已经失去了从前的俊朗,变得有些狰狞。仇图本想撑过三个回合再佯败的,但拿云实在是没在众人面前给他留下面子。男儿膝下有黄金,他一想到刚才自己双膝落地的样子,心中的怒火就更盛一分。他将灵陌刀在手中祭起,由于蛟回的灵力已经和他融合在一起,那原本在刀身上隐约出现的小灵人,此时已经合身化为一个,呼啸着在刀身上下飞舞。坐在魔堡方阵中的那个神秘的瘦高男子暗道一声:“不好!”他的嘴唇微微地动了动,仇图就听到耳畔一个尖锐的声音对他喝道:“你千万不能乱来!”可是,仇图微微地笑了笑,朝着台下灵堡的方向望了一眼。这一眼,他留给罗曼曼。灵陌刀破空而去,仿佛千军万马的灵人奔赴战场,那“咻咻”的破空声,让台下的不少修真者也感到头皮发麻。拿云此时还是感到不以为然,因为他用九识真如护体神功已经躲过了九死一生,因而他右手一挥,朝天凌空一握,断水剑破空回来击向灵陌刀,此时,他用了全身七成的真气。“轰!”断水剑与灵陌刀相遇,升仙台上惊天动地地响了一声,仿佛要将整个天空撕裂一般。拿云被生生地撞了出去,他万万没想到仇图的修为进展得如此之快,并且仇图只将两成的真气放在灵陌刀上,其余八成放在了隐藏在刀身中的灵人之中,那灵人无坚不摧,硬是冲破了九识真如所织成的防护层将拿云撞飞了,灵人中所携带的冰冷之气刹时侵入了拿云的全身。仇图的灵陌刀被断水剑击成了碎片,四处溅射,由于灵修者修炼时都会将其部分魂魄放在其所炼化的法宝或者神兵之中,因而仇图的灵陌刀被击毁,魂魄随之破散,当然会受到很大的伤害。仇图不惜冒着魂魄破散的危险,拼命一击,看来是想与拿云同归于尽。拿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在激烈地翻动,灵人所袭入身体的寒气也随着血液流动而在全身飞快地扩散,他的嘴唇哆嗦着,不一会儿就变得青紫。天炼会自然不允许出现这种拼得你死我活的情况,见事态已经发展至此,赏仙官们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传令官大声地制止道:“请两位先行下台去休息!”仇图听到传令官的声音,冷冷一笑,今日已经让拿云也让台下的罗曼曼见识到了自己的厉害,他无心再恋战,他一手摁住胸口,一手施出芥子术,将散落在台上的灵陌刀碎片尽数地收了起来,想走下台去。灵人的寒气其实并没有对拿云造成任何的伤害,因为他背上的阴阳太极纹身足以将这股阴性的寒气化解掉。就在仇图想要走下台去时,他觉得体内寒气已消失殆尽,背上的灼热感又涌了上来,但是这一次,在熟悉的灼热感之外,拿云觉得气血逆流,无法自抑,一种想毁灭天地万物的冲动油然而生,加上他脑中固有的要揭穿仇图的念头——他不顾传令官的命令,扬手一挥,断水剑朝着仇图的背后刺去。仇图本以为拿云已经战败,但是当他刚刚拖着受伤的身体走下两级大理石梯时,身后一阵破空的剑气之声,让他不用回头也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此时灵陌刀已碎,真气剩不到两成,如果换成其他人只有躲闪而无反击的能力。众人见拿云又生龙活虎地站了起来,并且从背后攻击仇图,一时间也想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大部分人都对拿云的这种苦苦相逼产生了反感。坐在台下的罗曼曼更是无法理解,难道小云是为了她吗?仇图惨然一笑,大呼一声,蓦地回头,双手一推,一个细长的灵人从他的双掌之中飞驰而出,那灵人小如婴儿,定然是他泥丸宫中的元婴,可等众人看清楚了那元婴的面目,却惊讶地发现这元婴一张脸生成了两样,一半像仇图,另一半却是凶神恶煞的陌生人。台下,万离堡主看到仇图的元婴竟然是这副模样,不禁长叹一口气,心中暗道:“仇图啊仇图,我一直视你为灵堡的希望,没想你却去找了蛟回来自取死路!看来我灵堡的脸也要被你给丢光了。”他也是从灵界修炼而出,论辈份,比蛟回要高些,他当然认得蛟回,也当然晓得蛟回是何等人物。拿云听说过放出元婴斗法是修真者被逼无奈的冒险之着,看来仇图是被自己逼得走投无路了,打算以死相拼了。他眼看着那个元婴如凶神恶煞般地朝自己袭来,心念一动,背上的青龙已经腾空而起对着那元婴张开了大口,那元婴刚好对着青龙的大口,想躲也来不及了,仇图拼命地用手掐诀,可那元婴直直地投入了青龙的口中。仇图两眼一黑,跌在了大理石阶上。元婴落入龙口后,拿云觉得体内钻进了一股极为阴冷的真气,冷遍五脏六腑。他哪里晓得这元婴有一半是蛟回与仇图的魂魄交融后所形成,而蛟回是已经修炼了多少年的凶灵,其渗入到元婴中的真气自然至冷至阴。不过,拿云还算机灵,莫名的寒气入体之后,他立刻发觉不妙,赶紧将寒气逼到膻中穴,并且急速地运气,让背上的太极阴阳圈旋转起来,逐渐地将至阴的寒气转制成正常的真气。这青龙腾空吞掉仇图的一幕着实让台上台下的修真者们大吃一惊,若是在以前,天炼会的比试者将对方的法宝或神兵夺走,鉴仙官们早就会当场下令将此人逐出天炼会,更不用说是元婴了,可奇怪的是,这次鉴仙官并没有这么做,而且看起来处之泰然,真是让人雾里看花。拿云稍稍闭目调理了一会儿,觉得体内的寒气已经转换殆尽,这才睁开眼来。此时, 浙江20选5走势图传令官走到升仙台前,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朗声道:“方才这轮比试中, 浙江20选5网站灵堡的修真者仇图魔性未了, 浙江20选5手机版下载修炼中竟然以凶灵附体,实是先修界之大辱,此等行径违背了仙界的禁令,因而仙界决定暂时将其押入仙牢,等候处置!天炼会继续进行!”仇图被押下之后,轮到拿云与魔堡的叶力比试。叶力虽然修炼的时间比拿云要久得多,但是他所达到的修真境界显然不是拿云的对手,加上方才拿云将仇图放出的元婴化为已有,因而他仅仅使出三成的真气就将叶力给比下去了。叶力将法宝收起,客气地转身寻鉴仙官行了个礼,然后转过身来奇怪地看了拿云一眼,便飞身下台。拿云不晓得叶力为何看他的眼神如此奇怪,他的目光随着叶力走下台去,直到看到他坐到那瘦高男子的身旁之时才有所明白,心里暗道:“看来魔界这次为颠覆先修界可做了不少的努力,连叶力这样的高手也归顺了邪罗魔神。”第二组的比试结束,胜出者当属拿云无疑,传令官宣布了结果,紧接着又开始宣布第三组比试者的场次和名单。第三组中最让人期待的比试是萦尘和罗布,因为从上次的天演会来看,他们的实力最为相当。拿云下台后,脑中一直飞快地旋转。他晓得这是最后一组的比试了,这场比试一结束,邪罗魔神就会开始行动。可是,他心中一直搞不明白的是,为何比试已经进行到最后一场,魔界看来都没有任何的行动,并且他细细想来,从奔火大陆无名火窟到现在天炼会开始,邪罗魔神似乎都没有向详细告诉他这次弑仙行动的步骤和细节,莫非邪魔罗魔神还对自己不放心,还想用天炼会这种方式来考验自己?他心里想着,不由自主地又朝着那瘦高男子望了一眼,他已经认定这个男子定是魔神的化身。萦尘和罗布上台之后,坐在侧席的甘露上仙从沉思中醒过神来。方才青龙吞噬元婴的场面让他对拿云又多了好几分的怀疑,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幻苍山洞中内丹被吸走的那一幕,两个场面一比较,他开始怀疑这个戴着金色面具的少年莫非就是当年吸走他内丹的那个人。但是他心中不敢肯定,这时他所心仪的女修真萦尘上场了,他暂时停止了猜想。妖修者罗布见醉浪仙已经在第一组中胜出,心里早就跃跃欲试,他参加天人之舞最大的愿望无非就是与醉浪仙一决高下,因而与萦尘的比试一开始,他就使出了自己最为拿手的法宝“异行瞳印”。萦尘早就在天演会上看过罗布的演示,对罗布的实力早就了然于胸,但是她的心思并没有放在与罗布的比试上,她也跟拿云一样不晓得父亲到底准备如何安排这次行动。她的眼光不住地往台下那瘦高男子方向看着,希望能得到一点点的提示,同时,手里也祭出了永留剑。但是萦尘这副漫不经心的神情可真是将罗布给惹恼了,他自认先修界第二高手,没想到她竟然没将自己放在眼里。于是,他又将体内的真气多加了一成,注入手中的异行瞳印上,准备让萦尘尝尝自己的厉害。永留剑与异行瞳印在空中短兵相接,银色的剑光与绿色的印芒在空中如烟花齐放,煞是好看。然而,罗布志在必得,他早就在使出异行瞳印的同时,将真气一分为三,预测推荐两股真气直接与永留剑对撞,另一股却暗中朝着萦尘袭去。萦尘虽然仅御使永留剑与罗布斗法,但她是何等耳聪目慧之人,永留剑与异形瞳印一碰,即觉察到罗布另有所图,因而等那真气靠近时,五彩绫从左手中散出,“砰“地一声就将它给化解掉了,紧接着她手一拌,五彩绫如蛇一般朝着罗布飞去。此时,台下的拿云坐立不安,他时而扫视一下坐在魔堡方阵中的瘦高男子,时而看着台上萦尘与罗布斗法,但是这种不安的心情与上次在天演会上的不安不同,上次是因为生怕出丑,这次却多了一份沉重的责任感。不过,他在看萦尘与罗布斗法时,心里又打定了一个主意,他打算趁萦尘与罗布比试的时候,暗中出手,迫使萦尘也显出魔性出来。罗布见萦尘躲过了自己的暗算,又反手攻来,心念一动,那在空中与永留剑死命胶着的异行瞳印瞬间光芒大盛,紧接着光芒化作凌厉的光刀向着那五彩绫斩去。萦尘暗道一声:来得正好!她五彩绫在快碰到光刀时猛地缩回,那空中的永留剑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生生地朝异行瞳印劈了下去。原来,她用五彩绫攻击罗布是假,分散罗布对瞳印的施法是真。罗布心中暗道一声:好毒的女人!他急忙想将真气收回,全部聚集在异行瞳印上,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永留剑已经穿过绿幽幽的光芒将那如人眼一般的瞳印打落在地。萦尘见瞳印落地,心中很是得意,眼光又朝着那瘦高男子望去。不料,她正得意之时,那永留剑却掉转方向朝着自己一剑刺来,并且那剑的速度太快,已经一剑刺中自己的胸口,穿过自己薄薄的紫纱,冰冷的剑尖抵在她胸口的肌肤。罗布本来已经想这次只能认输了,没想到峰回路转,他又一掐诀,异行瞳印从地上飞起,绿光重又闪现,幻做无数的绿眼朝着萦尘攻去。萦尘被这一时的突破乱了阵脚,并且自己炼化的永留剑竟然刺在自己的羞处,实在是让她又羞又怒,她晓得台下定是有人冒着被仙界惩治的风险出手相助,而此时那罗布又御着瞳印向自己攻来,胜败已然悬于一念之间。“轰!”众人正在为这绝色的女修真者担心之际,却见罗布口吐鲜血被远远地弹出了升仙台外,那异行瞳印绿光已失,仿佛一个普通的石头落在了地上。而萦尘手持永留剑冷冷地看着那被修真者接住的罗布,似乎对自己所下的重手毫不在意。方才那电光石闪的一幕只有台上的三位鉴仙官才看了个一清二楚,但是看清楚之后,他们却感到震惊,因为这个女修真者竟然使出了当年邪罗魔神的独门法术——化光大法!萦尘将永留剑插入剑鞘之中,又收起了手中的五彩绫,想朝台下走去。她本以方才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使出的“化光大法”在场的人无人知其来历,并且她发功与收功均在一刹那间完成,料是台上的鉴仙官也没有在意。但是她的想法在仙品如此高的鉴仙官面前却显得有点天真,就在她转身时,身体已经被捆仙索牢牢地缚住。拿云见状,心中一喜,看来方才自己暗中帮助罗布取得了成效,但是他不知道在天炼会上私自帮助比试的修真者是犯了仙界大禁令的,轻则永世不得参加天人之舞升仙会,重则要废去全身修为。不过,他命好,没人发现。魔性未泯的人一个又一个地出现,台下的修真者无不震惊,眼看着萦尘又要像仇图一样被先行押下仙牢,一个尖锐的声音破空而来:“且慢!”话音一落,萦尘身上的捆仙萦不解自散。拿云心头一凛:邪罗魔神终于现身了!只见那个一直默默地坐在魔堡中的那个瘦高男子蓦地站起来,黑袍一展,如同剑鹰一般飞到了升仙台上,刚才就是他用“破仙吼”将萦尘身上的捆仙索一解而开,这修为着实让台上的鉴仙官和赏仙官们也暗暗吃惊。萦尘身上仙索一解,立刻闪到那瘦高男子的身旁,流露出一脸的惊喜。梦机灵仙厉声喝道:“你是何人,竟敢无视仙规,在天炼会上放肆?”那瘦高的黑袍男子仰天长笑,对着梦机灵仙道:“张方,难道你真的不认得我是谁了吗?”原来梦机灵仙的俗名就叫“张方”。“哼!”坐在梦机灵仙旁边的碧海天仙发出了一声的冷笑。魔神之所以有恃无恐,连天仙也不放在眼中,是因为有身负龙极纹身的拿云在,而且拿云身上藏有元始天尊炼化的四堡之神器,这是他最大的杀手锏。梦机灵仙突然哈哈笑道:“李和,天梦纪年将你打入奔火大陆封印的,我也是其中之一,难道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吗?”“这就好,这就好,你既然还认识我是谁,那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但是你记住了,今日就是我李和找你算帐来了。”邪罗魔神的声音本来就尖锐,而且他故意提高了音量,故意要让所有的先修界之人都听到。台下四堡的修真者见这一变故,骚动了起来:这邪罗魔神也忒大胆了,这先修界又不是人界,几乎每个人都是修到度劫期的高手,他竟然想凭借着几个魔界的乌合之众就想在这里胡来。顿时,四堡的方阵里也刷刷地站起了许多的修真者,将各自的法宝在手中祭起,准备等鉴仙官一声令下,就上去伏魔。邪罗魔神见此情况,不由得又是仰天一阵大笑:“来吧,你们都一齐上来吧,我邪罗魔神倒要看看,先修界的人到底是英雄还是狗雄?”笑罢,他突然对着拿云所在的比试方阵大喊了一声:“拿盟主,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快上来?”拿云听到邪罗魔神的叫喊声,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的微笑,因为方才看到魔界势力现身,他还想不出自己要如何应对,可是当魔神得意洋洋地站在升仙台上大放厥词的时候,他脑中忽然想起了五个字:擒贼先擒王。他身形一顿,御着断水剑飞上了升仙台,站在了邪罗魔神的旁边。邪罗魔神俯首抱拳道:“盟主,时机已到,魔众皆在此,我们这回要让整个仙界瞧瞧,我们魔界是否真是一群乌合之众?”拿云听到魔神这句话是又好气,又好笑,他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但随即他又板起了面孔,装出一副深有同感的样子来,道:“魔神,我和萦尘他们都等你等得好苦,恨不能立刻就率领魔界众兄弟将这先修界一举占领,快把我们的弟兄们全部叫出来吧,仙界将永远记住今日这个弑仙的时刻!”魔神本来就对拿云是否真的入魔心存怀疑,况且,拿云方才对待仇图的手段完全是从一已出发,没考虑到整个弑仙的大业。但是,他现在听拿云这口气,见拿云这副坚决的神情,不禁疑虑尽扫,哈哈笑道:“拿盟主所说的正是我们魔界各众的心声!”说着,他眼睛轻蔑地朝着台上的几位鉴仙官一扫,忽然朝着台下振臂一呼:“兄弟们,都上来吧!”随着魔神的高呼声,台下各堡中陆续地飞上了几个修真者,齐齐地站在了魔神的旁边,这中间有醉浪仙还有那个手拿折扇,表演障眼术的搞笑魔修者,另外坐在魔神旁边的那几个神秘之人飞上台来。看到所有隐藏在先修界的弑仙逆贼全都上台之后,不仅拿云,台上台下的修真者们皆感到好笑,因为包括魔神所带来的那几个神秘之人,所谓的“弑仙之众”也不过十来个人而已,说句妄词,台下的修真者哪怕不使出法术,单单将他们各自所炼化的法宝或神兵朝他们扔去,砸都能把他们给砸死,况且台上还坐着几个仙品极高的鉴仙官和赏仙官。莫非邪罗魔神被封印久了,脑瓜子都变成浆糊了?蓝姨看到台上一个须发皆白,身着银色长袍的老人冷漠地站在魔神的右侧时,不禁低低地发出一声惊呼:“鱼王!”她不愿看到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再一细看,果然鱼战也在,他抱着赤心剑,像小丑一样紧挨着鱼王。邪罗魔神从赏仙官不屑的表情中也猜到了他们内心的想法,他大袖一挥,将说话的音量又提高了一些,让台下远近的修真者们都听得到:“大家心里一定在暗中嘲笑我弑仙盟带了这几个人来,就想占领先修界,简直是不自量力,是不是?”“老夫觉得你们不单单是自不量力,简直是神经错乱了!”甘露上仙冒出了一句。邪罗魔神不理会甘露上仙的嘲讽,继续大声道:“哈哈,没错,我们弑仙盟人数是很少,可是大家有没有设想过这样一件事,假如我们当中的某一个拥有着足以毁灭先修界的四堡神器,那么请问各位,谁还会认为我们是自不量力?”“荒唐!真是荒唐的假设!四堡神器乃是元始天尊所炼化,即使有可能将四堡神器全部拿到手,可是谁又有那个法力来抵挡它们的反噬?”由于甘露上仙不解内情,因而他听到魔神的话时,又认为他是一派胡言。拿云这时已经明白了邪罗魔神的用意,他之所以没将弑仙安排向自己说明,并且只带了少数的亲信就敢大闹天炼会,原来是将自己当成弑仙的杀手锏,并且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自己和那四堡神戒上,看来邪罗魔神此次的弑仙阴谋最多的功夫还是花在自己身上,包括方才的比试,魔神也还是在试探自己是否真的已经站在魔界一边。看来,子非我在天炼会之前所做的猜测果然八九不离十。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还有众多优质达人分享独到生活经验,快来新浪众测,体验各领域最前沿、最有趣、最好玩的产品吧~!下载客户端还能获得专享福利哦!

原标题:巴新中小企业敦促政府保护本地企业 来源:驻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处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